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萧人生驿站

给心灵留一方净土,给人生留一束花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梦归讲台  

2013-10-18 10:10:47|  分类: 人生回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

 

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梦 归 讲 台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老萧

【原创】梦归讲台 - 老萧 - 老萧人生驿站

 

   昨夜,我又梦见自己回到阔别已久的乡村小学,站在三尺讲台前给学生授课的情景。此前,我曾不止一次梦归讲台,那是一段特殊的经历,忘却也难。

   发生在梦中的一幕,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止于七十年代初,那时,我随全国知青上山下乡的浪潮,插队皖西平冈公社朱家畈大队接受再教育。随后不久,我的母情及妹妹也举家迁到此地落户。

   从城镇来到农村,我历经思想、体能等诸多磨砺,各方面积极进取,被评为县上山下乡积极分子。但是,由于父亲些微经济问题的影响,我只能屡屡被排斥在招工招生大门之外。面对眼前的一切,我似乎逆来顺受,依然如故。就在此时,大约是一九七0年春季,我20岁的时候,大队决定叫我担任民师,到尤祠堂中心小学朱圩村教学点任教。

   朱圩村教学点坐落在远离村庄的山坡下,背靠公路,东面紧邻坟地,西面是杂草从生的荒地。所谓的教室,实际上是用土坯垒起来的两间草房。南北墙上各开出400mm见方的方孔,插上几根木条,算作窗户。课桌是用土坯支起来的树板代替,上面粗糙不平,有些地方还有孔洞。作为老师授课用的讲桌,更是破烂不堪,东倒西歪。根据周边住户的分布和中心学校的安排,教学点共招有20多名学生,开设语文、算术、唱歌、体育四门课程。接手这样一个校舍简陋,年级混杂的教学点,难度可想而知,尤其是对我这个初出校门的学生来说更是难上加难。印象中,我并未退缩,而是边学边干,建立校规,严肃校纪,突出重点,循序渐进,很快打开了教学局面,受到了学生家长及上级学校的好评。半年之后,我被调入中心小学任教。

   尤祠堂中心小学是一所建校较早,管理规范的学校。环境的转换,任务的变化,从一开始就使我经受着锻炼与考验。学校的校长和老师除我之外均是公办教师,与他们一道共事,我必须克服自卑心理,不断地增强自己的自信。进校后,学校分配我担任一年级班主任和五年级数学、全校音乐课,能否在原有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,也迫切需要我努力挑战自己,交出满意的答卷。不仅如此,夜间值班和生活问题,更是让我在无形之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调至中心小学后,我承担了夜间全部值班任务,学校由祠堂改建而成,三面坟地环绕,四处荒芜人烟,而值班室恰恰又坐落在平整的坟地之上,平时在放学后就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。当时没有电灯、电话,适逢电闪雷鸣、刮风下雨或是狗叫狼嚎的漫长黑夜,令人更是毛骨耸然。而当时我所能做的,就是把窗户关了又关、木门抵了又抵,或是点亮油灯,蒙头祈求天早亮。然而,即便如此,我依然没向任何人提及,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。至于生活,我因父亲早年去世,家境比较贫寒,穿的衣服几乎都是母亲缝制的,最好的衣服还是姐夫给我的工作服,站在讲台上,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。最难的要算吃饭,由于住家离校较远,每天中午需要在校吃一顿饭,所带的菜都是母亲为我腌制的腊菜和酱豆。而校长和其他公办老师几乎顿顿是荤草,每当打开饭盒,他们便往我的碗里夹菜。出于盛情难却,起初我接受过两次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开始推辞。后来干脆在吃饭时,忍着泪水,借故跑到外面去,直到他们吃罢后我才回去,囫囵吞枣地扒上几口饭,便又匆忙走上讲台。诚然,我在学校的工作与生活并不总都是艰难,我也同时在收获着人生的体验与喜悦。一年多与校长与老师与学生们的朝夕相处,让我处处沐浴着这个大家庭的温暖,时时心存感激。与此同时,我更为自己较好地完成所担负的教学任务而倍感欣慰。学校充分肯定我的工作,在我离校时,校长甚至动意要选我为他的乘龙快婿。

   时间转瞬即逝,很快到了一九七二年三月。此时,淮南煤矿到当地招工,这或是知青插队的最后一次大批招工。我决定应招。学校校长、老师和学生们得知消息后都来挽留我,有的学生甚至萧老师长萧老师短的哀求我不要走。平冈公社分管文教的张委员闻讯后,也在繁忙中抽出时间找我谈话,说服我不要下井挖煤,留下等待即将到来的民师转正。我很感动,但决心已下,最终还是谢绝了大家的好意,招工来到淮南西部一家小煤矿工作,担任一名掘进工。后来,借调至矿工会工作,担任秘书。再后来,结婚生子,调离煤矿,退休养老,闲赋居家。

   从离开尤祠堂中心小学至今,算起来已有四十余年,期间,我曾多次动意回学校看看,重温那段情怀,看看学校的变化,问候问候老校长和同事们,然而,或许是因为忙于家累,抑或是怕惊扰这美好的意境,我始终未能前行。昔日的校长、老师和学生们,你们好吗?远在北方的一位老人想念你们,祝福你们永远安好。

   我经常在梦醒时分问自己:当初为何舍得离校而去?我也经常在梦醒时分宽慰自己:往事悠悠,随遇而安,枯树前头也逢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3年10月18日于淮南

 

 

  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1)| 评论(9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