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萧人生驿站

给心灵留一方净土,给人生留一束花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惠玲  

2010-11-15 16:02:28|  分类: 人生回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惠   玲

 



【引用】惠玲 - 老萧 - 老萧人生驿站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刘广芳   编辑/老萧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编者按:惠玲是我的老伴,本文是她的初中同学时隔四十年后撰写,记载的是二人的姐妹情感,更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历史。 

 

 

   惠玲是我的同班同学,也是我情同姐妹的好友。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我们在皖西叶集中学读书。在这座绿树成荫、三面环水的美丽校园中,我们无忧无虑的度过葱茏的岁月,彼此留下了纯真的友情。

   惠玲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她有一位严厉的当教师的父亲,还有一位慈祥的母亲,严父慈母养育了一位懂事的女儿,使她从小就养成了自强不息的品格。每次我到她家去,看见她不是在洗衣,就是在涮锅。每到暑假,还总是与弟弟一道,到地里一锹一锹地挖麻茬,解决家里的烧柴困难,尽可能减轻父母的负担。

   六八年十月份,不到二十岁的我们响应毛主席“上山下乡”的号召,下放到农村插队落户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。在那个艰苦的环境下,惠玲给了我许多真诚的帮助。共同承担的家务,她总是抢着干,每次放工后,我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不想动,都是她到一里外的地方去挑水,不顾劳累地忙着烧火作饭。下乡第二年的一个秋季,村里组织全体村民到六里之外的三元镇上卖公粮,沿途均是坑洼不平的土路,途中还要经过一座宽约二尺、长约二十余米的歪歪倒倒且没有栏杆的小木桥。我挑着不多的稻子,好不容易来到这座连平时空手经过都会战战颤颤惊惊的小桥,实在无力也没胆量走过去,再看看前面,早已没有了送公粮的队伍,正当我焦虑万分时,只见惠玲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跑了回来,二话不说,接过我的担子,就向集镇上走去。看见她气虚喘喘的样子,我忍不住泪流满面,她可是刚刚放下担子,还没来得及歇息啊!

   两年后,招工开始了。我与惠玲首批被贫下中农推荐,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我进城当工人的通知,惠玲因家庭出生问题被涮下了。在那特殊的岁月里,无数知青因家庭出生遭到不公正待遇,惠玲也未能幸免。望着欲哭无泪的惠玲,我心如刀绞,知道一切安慰对她都是无力的。

   在离开农村的那天中午,惠玲特地到小店买了好菜,还破例买了半瓶白酒,因我俩都是不喝酒的,可她说为我送行一定要表示一下心情。看到她强装的笑脸,吞咽着苦酒,我很是不安,尽力地安慰她。到了分手的时分,她已醉意朦胧,我强忍着泪水,提着简单的行囊离去了。谁知紧赶慢赶到车站时还是误了班车,只好又返回了那乡间小屋,刚到门口,就听见惠玲压抑的哭声从屋内传了出来,那种委屈痛苦的声音撕心裂肺,好多年后都在我耳边回想。第二天清晨,天下着淅沥小雨,我没有惊动她,轻轻地拉开门,再轻轻地把门掩上,悄悄地离开了我朝夕相伴的好友,从此一别多年。

   惠玲长相清秀,性格爽朗,酷爱读书,知识面较宽。通过这次人生的打击,她整理好自己的思绪,努力让自己坚强起来,在这块贫穷的土地上,继续挥洒着汗水。其后,一次次招工、上学的机会依旧与她插肩而过,这样的日子又熬了四年,当时光进入一九七四年秋季的时候,在农村待了六年的惠玲终于被招工进城,分在了淮南一家建筑单位,从事预制工作,辛苦自不必说,好在她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爱人在淮南一家大型集团公司任职,两个儿子也学业有成,很有出息。

   二00四年三月二十六日,惠玲特地从淮南赶到霍邱参加我儿子的婚礼,没想到几十年未见面,她的容貌仍旧没有多大改变,清秀的面孔上,架着一副深度眼镜,身材瘦削,衣着得体,满脸微笑。晚上,我们还像四十年前在农村那样睡在一个被筒里无所不谈,忆起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,怀念我们曾经的青春期......惠玲说:“我最宝贵的时光是在那贫穷、绿色的田野中度过的,那里曾经给我许多痛苦,但也给我无尽的思念,有空我真想回去好好看看!”我接着说:“这也是我多年的愿望,到时候我一定和你一块去,去看看那难忘的土地,看看我记忆中的小桥。”

   相聚是短暂的,离别在所难免,在送别惠玲的那一刻,泪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双眼,惠玲—我的好友,祝您今后的人生更加幸福美好!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0年5月19日于霍邱

    

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