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萧人生驿站

给心灵留一方净土,给人生留一束花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我的“小哥”姐夫  

2009-08-19 10:47:30|  分类: 亲情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老萧

       在那浩瀚静寂的星空,我无时不在寻觅,哪颗是我的“小哥”姐夫?

       我的“小哥”于2003年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那天是端午节,我在单位开会,手机骤然响起,电话那端我的外甥女哽噎地告述我,她的爸爸去世了!我一阵炫晕,怎么可能?“小哥”他还不到60岁啊!突然降临的噩耗,使我难过万分,无以自制。同事们见状,立即为我要了张车。我飞快地赶到了姐姐家,往日充满欢声笑语的庭院哭声一片,外甥外甥女跪在他父亲遗体的两边,姐姐哭的死去活来。我强忍悲痛帮助姐姐处理完“小哥”的后事,办完“三天”后,怀着愁怅的心情返回了我居住的城市。“小哥”“五期”和“周年”时,我与老伴均前往吊唁。其后至今,或许是不逢“小哥”的祭日,或许是我在忙于家累,我没有再去“小哥”的墓地看望过“小哥”。然而,每逢端午节,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思念起“小哥”,唏嘘“小哥”命运的坎坷,感叹“小哥”生活的磨难。同时,我也深深怀念“小哥”对我人生的启迪。

      “小哥”是个苦命人。自幼失去父母,是多病的叔叔收留了他。贫寒的家境使他从小就立下远大志向,走向成熟。通过刻苦学习,他考上了皖南一所大学物理系。毕业后,先是下到农村参加“四清”社教,接着来到皖西一城市广播服务部从事收音机修理工作。几年后才专业对口,分到皖西一所高校任教。

       在高校教书的几十年间,“小哥”为人师表,教学相长,受到全校大多数师生的称道。他业务过硬,长期但任省高等专科学校电子学会秘书长,但在职称评聘、职务晋升等切身利益上,他却从来都很超脱坦然,不愿巧走捷径,更不愿趋炎附势,直到他去世,仍是一名副教授。

       除了搞好教学工作,“小哥”就是全身心的操劳家庭,是合格的丈夫和父亲。他骨瘦如柴,患有支气管扩张和高血压,并间或咯血,但他几乎或是很少考虑过自己,吃的是几块钱一包的香烟,喝的是勾兑的几块钱一斤的散酒,身上常年穿得是陈旧的老式夹克衫。为了家庭,他则呕心沥血,不遗余力。姐姐与他结婚时是下放知青,为了把姐姐的户口迁回城里,几年间他跑了无数个部门,光图章就盖了近百个,此后“小哥”每每谈及此事,都戏称可以写部小说了。姐姐担任物业公司的副经理,经常忙得顾不上家。“小哥”硬是揽下了大部份家务,使姐姐得以放手的工作。外甥外甥女媳妇们上学、进修、工作安排和调动,“小哥”不顾教授的面子,四处求情,更是备尝了世态的炎凉和父母的艰辛。在“小哥”的言传身教下,我的外甥外甥女外甥媳妇外甥女婿通过努力,目前在各自单位都担任中层领导,事业小有成就。

       “小哥”去世时,姐姐在加班,外甥外甥女们到岳父母或是公婆家过节去了,唯独“小哥”在家继续忙乎。“小哥”去世,是源于心肌梗塞,还是突发脑溢血?“小哥”,你是积劳成疾,不堪重负轰然倒下的啊!

        生前的“小哥”,处处以一种潜在含蓄的方式默默地帮助我。他不止一次教晦他的儿女,要以舅舅为榜样,向舅舅学习。我知道,这是“小哥”在为我鼓劲,促使我走好人生的每一步。1978年夏季,我在井下作业时,被顶上掉下的矸石砸伤了鼻子,情绪悲观到了极点,甚至想打道回府,重返乡下。“小哥”闻讯匆忙赶到矿上,他没有给我讲过多的道理,让我带他来到井口,当他看到身穿破烂窑衣,混身上下乌黑的矿工疲惫不堪地从井下上来时,意味深长地对我说,“矿工是伟大的!”我为之一震,矛塞顿开。正是这句话,使我打消了原有的念头,让我重新安下心来。也正是这句话,使我在此后的几十年工作期间,不畏艰险,迈过了一条条坡,跨过了一道道坎。

       在我动意为“小哥”写点什么的当晚,我梦见了我的“小哥”。他穿着老式的灰色棉装,脸上布满忧愁,在朝我注视一眼之后,一闪身便从我面前消失了。我猛的一惊,醒来时早已泪流满面。我无法再睡,索性走到窗前。我遥望苍穹银河,极目远眺,深情的呼唤:“小哥”,我的姐夫,你在那里?我想你!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